<dd id="a3qyo"><big id="a3qyo"><video id="a3qyo"></video></big></dd>
  1. <rp id="a3qyo"></rp>
  2. <rp id="a3qyo"></rp>
    <th id="a3qyo"></th>
      <progress id="a3qyo"><big id="a3qyo"><video id="a3qyo"></video></big></progress>

      <dd id="a3qyo"></dd>
    1. 機床網
      機床,“中國制造”的故事里最痛的那根刺
      2021-10-09 09:24:15

      前不久工業母機行業的股票又爆了。

      工業母機,也就我們平常說的“機床”,是現代工業最離不開的東西。機械、汽車、電力、鐵路、傳播、國防、航天、化工......這些重點領域要么直接需要機床,要么需要用機床來制造相關的設備。

      股票暴漲的理由也很簡單,國資委發話:要把科技創新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推動中央企業主動融入國家基礎研究、應用基礎研究創新體系,針對工業母機、高端芯片、新材料、新能源汽車等領域加強關鍵核心技術攻關。

      來自國資委官網截圖


      回想上次“工業母機股”這么有面子的時候還是在大約十年前。

      但與2012年工業母機股票暴漲不同,這次股票暴漲,在股民瘋狂買進的背后,投行在內的大資本的態度卻冷靜的可怕。

      看來,中國機床行業的水有點深。

      中國的機床板塊股票在過去十年的發展里,可以說是“可持續性暴雷”,其他行業玩的是“過山車”,機床行業直接整成“跳樓機”了。

      2019年8月18日晚,曾經在全球市場上做到規模第一的沈陽機床廠發布公告稱,因無法償還一筆不到500萬元的銀行貸款,公司陷入資金鏈斷裂,無法清償債務,正式申請破產重組。

      而在此前,2017年,大連機床廠也被爆出大量債務逾期;同一年,昆明機床廠也被爆出連續四年財務造假。

      誰能想到:曾在2012年被各大媒體報道為“中國機床雙雄”的沈陽機床廠與大連機床廠能落到今天破產的境地呢?


      隨著雙子星的黯淡,中國機床產業也隨之一起陷入了“低端陷阱”的無盡輪回之中。


      一、國產機床從零發展的5年

      中國機床產業的發展,

      始于1950年代。

      當時的中國,剛建國沒多久,各行各業百廢待興。光是就發展輕工業和還是重工業的問題,領導人們就討論了三天三夜。

      中國傳統觀念中,剛建立一個新的政權往往都是要休養生息,發展農業與輕工業(手工業)的,但最終,我們決定發展重工業。

      理由也很簡單,中國的地緣政治環境太兇險了,中國必須盡快實現工業化。

      毛主席就曾說:“現在我們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茶壺,能種各種糧食,還能磨成面粉,還能造紙,但是,一輛汽車、一架飛機、一輛坦克、一輛拖拉機都不能造?!?/span>

      第三套人民幣里的拖拉機女騎手

      工業發展是要講階段的,新中國想要實現工業化,首先要解決的是“有和沒有”的問題——質量性能暫且不管那么多,我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完全靠老工人用錘子敲打了,必須進入現代化的生產模式。

      所以,我們必須趕緊搞出自己的機床。

      可是,凡事總得有個頭啊。

      新中國當時一窮二白,機床的來源基本主要依靠偽滿洲國的工業遺留。后來名震一方的沈陽機床廠前身就是當年偽滿的“三菱株式會社”。

      廠里可用的東西幾乎沒有,廠房也幾近廢棄。工人們靠撿拾散落的零部件,組裝好了廠里的皮帶車床。這種依靠皮帶傳動的過時設備,在當時也是國內的頂尖配置。

      但這種皮帶機床根本難堪大用,轉速稍微高一點點皮帶就會脫離機器飛出去,根本無法滿足高強度的工業生產。

      而當時,西方國家的機床甚至已經逐漸開始“消費化”——一些簡單的低端機床甚至成為了類似于家庭五金工具一樣的存在。

      中外差距極其巨大。

      1945年美國消費級機床廣告

      中國想要發展工業,就必須要優先發展機床。

      壹元是拖拉機,貳元就成了機床

      作為老大哥的蘇聯了解到國內急需發展工業,立刻派出了大量的技術專家,缺錢借錢,缺技術教技術,轟轟烈烈的開展了史稱中國工業起點的156工程,當時光是運到國內的資料和圖紙已經不能以“張”來計算了,要用“噸”,1953年是23噸,到了1954年,這一數字達到了55噸。

      而蘇聯援建的156個項目中,機床是重中之重。

      新中國的18家企業被確定為機床生產的重點骨干企業,業內稱為“十八羅漢”。

      其中為首的就是我們前面提到的沈陽機床廠

      兩年后的1955年8月,通過蘇聯的技術支援,沈陽第一機床廠研制成功了新中國的第一臺機床,并實現量產。

      新中國的第一臺機床

      至此,我們終于解決了“有無”問題,中國能自己造機床了。

      到了1958年,我國自己制造的第一臺拖拉機開出廠房,第一個我們實現了機床奮斗史上的第一個“小目標”。

      東方紅拖拉機

      我們在工業發展上努力地“補課”,但全球的工業發展并不會為了我們而停下腳步——二戰帶來的技術進步引發了工業大發展,國外機床早就已經邁入了數字控制的時代。

      當年美國西科斯基公司已經認定直升機將會成為未來的重點產品,正在組織攻關生產。為精確生產出直升機所需要用的旋翼,美國工程師發明了利用計算機控制機床進行小規模精加工的思路。

      這個思路非常成功,并在1951年制成了第一臺電子管數控機床,成功地解決了多品種小批量的復雜零件加工的自動化問題。

      我們也沒有閑著。

      1958年,在我們成功造出拖拉機的同一年,北京第一機床廠與清華大學合作,試制出中國的第一臺數控機床——X53K1三坐標數控機床。

      這臺數控機床的誕生,標志著我們成功填補了中國在數控機床領域的空白。

      這不僅僅是中國的第一臺數控機床,也是亞洲的第一臺數控機床;1960年,中國的另一個亞洲第一——原子彈,其核心部件鈾球,也是通過車床切削誕生的。

      而在當時,試制一臺數控機床,美國用了4年時間,英國用了兩年半,日本仍在研發過程中。在技術絕對封鎖的條件下,中國團隊造數控機床只用了9個月,此時距離世界第一臺數控機床問世不過晚了7年。

      中國第一臺數控機床


      整個研發過程,可謂是“困難重重”。

      首先就是缺少技術指導——當時我們已經和蘇聯鬧僵了,蘇聯人撤走了專家,新生的中國技術團隊失去了指導。大家只能克服一切困難,靠自己艱苦攻關。

      其次就是缺少資料——我們能參考的資料,只有從蘇聯雜志上看到的一張數控機床廣告。廣告圖片中有一個大箱子,里面就是數控機床的數控部分,旁邊還寫了關于這臺機床的一些數據,

      而當時中國工程師的任務,就是根據這張普通的商業廣告,制造一臺數控機床——其難度等于是給你一段手機廣告,然后要你把廣告里的這臺手造出來。

      資金上,更是窮到幾乎揭不開鍋的境地——一次,一位老師在做實驗時不小心弄壞了一個電阻,讓他悔恨很久,還寫了一份檢討書。當時的一些領導得知后也很重視,一位北京市的高級干部專門帶著電機系的老師們去國營738工廠購買最好的電子元件。

      而這種電阻,在現在到電子市場上只要幾元錢就可以買一大把。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數控機床研發成功后,日本也研制出了水平相近的數控機床,但同一年研制出數控機床的兩個國家,工業機床發展的命運卻截然不同。


      二、從奪魁到落寞,中國機床大觀園


      在隨后的20年時間里,因為歷史原因,中國機床產業發展陷入了停滯。直到改革開放,這一狀態才有所轉變。從60年代末的1969年到80年代初的1980年,看起來似乎只有十年時間,但實際上卻好像隔著兩個時代。

      60年代,全球的機床都還在追求傳統機床的“高轉速、高精度”,最先進的不過只是電驅動、靠打孔紙帶來控制的早期數控機床。

      但到了80年代,轉速和精度已經成了基本配置,自動化生產大行其道,新式電子計算機和信息技術開始普及,之前的數字控制Numerically Controlled已經進化到了和今天非常接近的CNC(Computer Numerically Controlled)計算機數控機床。

      在這種信息技術的支持下,外國機床點亮了“多軸聯動”的技能。


      80年代,改革吹風吹滿地,為追趕世界先進水平,全國各大機床廠順應“改革開放”號召,開啟了一場轟轟烈烈的轉型運動。

      為了發展,中國機床產業做了兩件事:

      第一是進行重組。

      第二是引進技術。


      各大國有企業合并,沈陽一二三機床廠合并為沈陽機床集團。

      多家企業的合并讓曾經的十八羅漢一片天,逐漸變為了沈陽機床廠、大連機床廠、秦川機床廠、昆明機床廠四大天王稱霸的格局。

      時間來到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十年,中國成功加入世貿組織,制造業開始了一段強勢崛起的上升期。

      機械科學研究總院原副院長屈賢明就曾說過:

      “中國發展形成了制造業的巨大需求

      沒有哪個國家能滿足如此大的需求

      除了我們自己?!?/span>

      2019年中國機床行業產值位居世界第一位,產值為194.2億美元,在全球市場中占據份額為23.1%。在需求方面,中國消費額位居世界第一位,消費額為223億美元,在全球需求市場中占據份額為27.2%。

      機床企業的發展使命逐漸從“將生產模式從手工變為機械”發展到了“將機械化生產模式普及”。

      這床這件事上,最初的五年我們經歷了從無到有,今天變成了從有到多。中國的發展速度是世界第一,那么作為工業之母的機床供貨量一定得跟上。

      同時身為機床第一大需求國與第一大生產國的我們,機床企業順利拿到了大量的發展資金,開始進入到了一個野蠻生長的階段。

      這時擺在機床企業面前出現了兩條道路,

      一條是投入大量資金堅持自主研發,

      另一條則是通過收購海外公司/技術,實現企業的跳躍式發展。

      而當時大多數機床廠都選擇了第二條道路,理由很簡單,自研技術投入大,周期長,且不一定最終能賺到錢;海外收購公司的不僅可以拿到相關的專利技術,還能一并拿下企業對應的海外市場,對于當時的中國機床企業可以說是穩賺不賠。

      加上西方國家受金融危機影響,許多企業的經營都一度逼近鬼門關,這也同樣給了許多中國企業抄底的機會。

      2008年底,天水星火并購法國索瑪,趁著西方經融危機,星火僅用200萬歐元就拿下了索瑪公司81%的股份,這在平時甚至連一臺高檔數控加工中心都買不到。

      比較重要的收購案例

      在當時,機床企業并購就是一把穩賺不賠的萬能鑰匙。積極海外收購不僅可以打開外國市場、更能簡單快捷的獲取先進技術和管理模式。

      而且這些被收購企業的經營情況也很好,在2006年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統計資料當中顯示,9家被并購的海外機床企業中,有6家實現贏利,2家持平,只有1家虧損。

      2012年,位于東北老工業區的沈陽機床廠里傳出了一個令人興奮的數字,產量9.4萬臺!沈陽機床廠的產量超過了德國博世、美國GE、德國舍費勒、日本山崎馬扎克等等老牌機床廠成為了全球產量第一的機床生產企業。另一頭大連機床廠也憑借自身的規模位居前十榜單之四。

      一夜之間,媒體報道滿天飛,誰都知道東北的遼寧出了這么兩個機床“狀元”。多家電視臺、報紙、網絡媒體聞訊紛至沓來,差點把沈陽機床廠的門檻都給踏平了。

      但數據帶來的喜悅蒙蔽了很多人的雙眼,機床發展的重心其實早已悄悄轉變,中國機床登頂世界的這一喜訊在今天看來更像是落日余暉。

      當我們在忙著“做多”的時候,世界先進機床的要求已經進化到了“做精”。

      中國的數控機床技術仍停留在5軸階段,而國外已經開始玩起了9軸5聯動,甚至對中國禁運5軸以上機床設備及技術。

      2018年4月底,美國就開始要求瑞士不準再向中國出口高精度機床,因為是這些機床會影響到美國“國家安全”,理由是這些機床可能會被用在中國殲20戰機生產線上。


      一般人頭發絲直徑通常是60微米,而一個超高精度機床加工精度能夠達到0.1-0.01微米,大約是普通機床的1000倍左右。

      而較為重要的一些特定產品,如大型天文望遠鏡鏡片、航母發動機、高端戰斗機都離不開高端機床。

      看似跑在前面的中國機床實際上是被人套了一圈。

      果然,隨后的幾年,各大機床廠紛紛暴雷,四大機床廠破產三家。曾經登頂世界的中國機床,如今展現在人們面前的只剩蕭條。

      高端機床幾乎處于完全失守狀態,國內自給率不足6%。

      行業前十總市場份額占比不足30%,全行業陷入一種小而散的局面,缺少巨頭。


      三、夢醒時分,中國機床產業輝煌背后的泡影

      其實中國機床的衰落并不是無跡可尋的。

      從外界因素來看,中國機床發展困境可以總結為低端機床市場需求達到頂峰,高端機床造不出來,大量低端產能無處釋放,最終導致投入資金無法回流。

      各大機床廠也不是沒有想過要去自救。

      沈陽機床曾經想要去攻占高端市場,加大海外技術收購力度,但國外產業已經從金融危機的壓力中逐漸釋放出來,再也不是那個200萬資金,機床企業隨便挑的那個曾經的市場了。

      同時,西方國家也注意到中國的強勢崛起,頒布了多項技術禁運條例,最終讓沈陽機床廠大量資金打了水漂,轉型失敗。


      大連機床則選擇發展副業,大量資金不用于技術研發,反手玩起了金融,指望通過對外投資指望扳回一城,但畢竟不是專業的金融公司,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2017年早早宣布破產。

      昆明機床廠最離譜,直接為了賬面好看搞起了財務造假,自掘墳墓;秦川機床則隨著整個機床市場的大蕭條,股價也一路跌倒了谷底。

      盡管各大機床廠看起來各有各的死法,但其實他們都做錯了一件事:沒有搞自主研發,而是希望通過買技術、對外投資、甚至財物造假來挽救機床產業的市場格局,這些顯然是不可能的。

      那么換一個問題:為什么中國的機床廠造不出高端機床?

      原因其實很簡單,長久以來,中國的機床產業一直困矛盾中:大廠在做小廠該做的事。

      所有企業無論大小,都將主要精力放在了低端機床的研發與生產中,而忽視了高端機床的發展。

      本應該和國外巨頭競爭的中國機床企業玩起了內卷,打價格戰,一起擠在低端機床市場不出去。即便是當時全國第一的沈陽機床廠,一臺機床的價格也就一萬美元左右,而德國的一臺高端機床反倒是能買到幾十萬美元。

      說句不好聽的,當時的德國機床和中國機床都沒有可比性可言。畢竟誰會拿智能手機和老人機比性能呢?

      畸形產業結構的形成原因有些復雜。都知道中國是世界第一機床需求大國,但也因為國內機床市場太大了,許多機床廠可以輕松吃到市場發展紅利,也就是前面提到的2000年到2010年這段時間,中國機床的繁榮期,巨大的市場空間之下,機床廠光是做量就做到了我們前面看到的世界第一。

      而一家企業一旦量起來了,規模達到了一定程度,想要轉型是很難的,尤其是國企。

      市場戰略方向的調整,勢必會有許多人的利益會受到波及,股東大會通不過,誰也別想跳下這艘賊船。


      隨著世界整體機床產業技術的發展,國內的機床產業就陷入到了“低端陷阱”中。

      高端機床造不出,只能去造低端機床,哪家企業一旦在機床技術上取得一定突破,國外立刻開放此項技術對中國的封鎖,將更成熟,更便宜的產品推向中國市場,以壓制國內該企業的對應產品。對于取得技術突破的企業而言,新產品賣不出去,研發費用就打了水漂。

      整個市場就隨之陷入了一場誰搞研發誰就血本無歸的困境之中。

      大家都是企業,企業的經營永遠把利益放在第一位,研發既然是一件費力不討好的事,自然少有企業愿意去搞技術突破。而行業中也將那種不計成本搞研發的生產方式稱為“破產式研發”。

      機床界也有句老話“升官發財請往他處,貪閑畏苦勿入斯門”。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僅依靠各個企業的自由發展,想要突破國外的技術封鎖,可以說是難如登天。


      四、結語

      其實,機床產業的破局并非無門。

      眾所周知,中國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國,但同時,中國過去20年的發展速度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2000年(左)與2019年(右)世界經濟對比

      經過20年時間,2019年時,全世界GDP的總量為86.59萬億美元,增長了2.58倍。而中國排名上升了四位,占比世界的比重上升12.98%,絕對數量增長11.88倍,遙遙領先于世界平均水平,是增長最快的國家。

      而高速的發展歷程源于我們先量后質的發展思路,即先將產業量做起來,滿足基礎需求,再提高產業質量,滿足上層需求。

      這一路的發展歷程中,其實很容產生一些我們本不該有的過度自信,比如:把數量優勢錯當成了整體行業發展優勢。

      沈陽機床廠當年登頂世界機床企業產量第一時,幾乎所有媒體都在吹捧沈機在曾經取得的各種成就,卻沒人有關注這個世界第一產量背后的利潤空間就只有1.5%~1%。

      局長在拆析一臺機床的成本結構之后發現,一臺中高端數控機床中數控系統的成本占比在55~70%之間。

      來源:東吳證券

      而很多國產機床廠不愿意去發展高端機床的很重要一個原因就在于造不出高端數控系統,即便能造出來高端數控機床也是去造一個殼子,需要用國外的數控系統。成本這邊被別人拿捏的死死的,機床廠自己根本賺不到錢。

      于是各大機床廠商為了工廠經濟效益,只能在低端機床戰場上擠成一團,最終市場飽和,當年曾經玩得最好的玩家,今天最快離場。

      數控系統的研發則似乎又回到了我們之前聊過的工業軟件問題上。一套機床的數控系統研發周期大約在10~20年,而這僅僅是從無到可用的一個過程,穩定性仍不能保證。

      穩定是任何一家工廠得以運轉的最最基礎的條件。中國機床的發展缺少了這個不斷研發,不斷調試的過程,而是直接跨越式的來到了生產階段。

      產業積累不足,國產數控系統很難與國外高端產品叫板。

      國內也涌現出了諸如華中數控、廣東數控等為代表的國產數控系統研發企業。但企業僅憑自身的自由發展是很難與國外產業封鎖做對抗的,需要更多的外部力量。

      而現在,這股外力就是我們的產業升級大趨勢。

      根據《中國制造2025》顯示:“到2025年,高檔數控機床與基礎制造裝備國內市場占有率超過80%。高檔數控機床與基礎制造備總體進入世界強國行列?!?/span>

      受政策影響,華中數控2020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增長81.19%,企業營業收入增長45.95%。


      我們可以看到,政策在積極推動包括數控系統在內一些列高端機床上游基礎工業的的國產化替代,相信在未來的不久,中國的高端機床產業,能再次重返世界舞臺。


      • 數控快走絲線切割機床 - CTW630 數控快走絲線切割機床 - CTW630,CTW630,金屬加工機械 - 其他,北京迪蒙卡特公司,數控快走絲線切割機床 - CTW630價格及其他相關信息
      • 數顯卡尺220-150-14 1.拉顯,自動關機 2.公制/英制轉換鍵 3.清零鍵 4.3 V 紐扣電池 英制分數形式:1/32、1/64、1/128、1/256 可選,約分和不約分可選。
      • 加工中心XH7132 加工中心XH7132適用于機械加工及模具制造領域的立式加工中心,能適應從粗加工到精加工的加工要求,可完成銑、鉆、攻、鏜等多種工序。
      • W11S上輥萬能式卷板機 主要特點: 1.上輥數控萬能式卷板機為超群制品精度。 2.上輥數控萬能式卷板機獨特的彎曲工藝,高精度端部預彎,連續彎曲無后角,彎曲過程數字控制。 3.人機對話控制界面,高效智能操作。
      • 萬能銑床NVX 5080 II 萬能銑床NVX 5080 II主軸最高轉速提升到13,000 min-1,與上一代機型一樣,采用硬軌使減振性能非常好。全新機床罩設計進一步改善了接近性能,操作方便性和加工區可見性。此外,自主設計的機外排屑器(選配)適用于任何形狀的切屑,確保加工的高效率.